“海上译谈”——第十期青年翻译家主题沙龙

 

 

11月29日下午,上海翻译家协会第十期青年翻译家沙龙在浦东新区蕙风美术馆举行,市译协副会长袁莉以及译协二十余位中青年翻译家及爱好者参加了活动。

 

袁莉

 

本期沙龙的主题为“海上译谈”, 主要探讨对上海翻译名家精品的深入解读。译协常务理事、上海译文出版社文学室主任黄昱宁以“从吴劳的全息翻译观谈起”,讲述了他与老翻译家吴劳的翻译交流往事;译协理事黄福海用完整而翔实的资料和大家分享了他研究诗歌翻译家邵洵美的翻译成果,并重点比较分析了邵译诗歌作品的特点;出版人董伯韬以“为爱而译,扣问现代--谈谈施蛰存的诗歌翻译”为题,剖析了施蛰存先生为数不多的诗歌翻译作品和翻译风格;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日语系主任邹波则为大家带来了“维多利亚小说的翻译与改写——被遗忘的译者刘韵琴及其《乳姊妹》”的发言,侧重讲述了由其他国家语言的作品经由日语转译成中文后的翻译;最后,袁莉为大家解读了鲜为人知的翻译家敬隐渔与罗曼罗兰交流并翻译其作品的往事,以及敬译与傅雷译本的对比。

 

 

 


黄昱宁

 

“一个所谓的全息翻译,他(吴劳)认为要老老实实,译者尽可能把所有的文化信息翻出来,他最反对的是为了通畅的文字,而损耗掉文化信息。这个是我自己概括的,他自己是不讲理论的,他觉得实践是最重要的。”

 

—— 黄昱宁发言

 

黄福海

 

董伯韬

 

“施蜇存先生的翻译,不是一个遵从于某一家某一派,而是随着他自己的兴致即兴的翻译,内容丰富,而重点突出。”

 

“施先生还是有他自己的诗歌观,他认为翻译诗是这样的,音节、韵法、辞藻、诗意,前三个都是语言文字的,而我们所要翻译的是它的诗意。”

 

—— 董伯韬发言

 

邹波

 

“现在在探讨近代翻译小说的时候,发现近代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时代,可以看到文学的流通,超乎于我们现在对于近代的那样一种想象。我们现在探讨的是最后一个中国作为接收的场所,这些翻译小说通过翻译流通,最终在中国完成了生产的过程,这里面包含了改写,包含了创作。”

 

—— 邹波发言